《女鬼师父,求放过》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

第一章 活见鬼
  自从大一开始,三年了,我就没摆脱过倒霉这哥们的“毒手”,它成为我一种永远无法错过的“运气”。

  刚刚入校那年,看到一个漂亮的妹子,于是过去搭讪,结果踩到一块西瓜皮摔倒,抬头发现脑袋在她裙底。一时间,哥们出尽风头,成为全校公认的色狼!之后又因为没敲门进了教务处,撞破教务处主任调戏女老师的风流韵事,因此考试总是不及格,有事没事总是被罚站!

  悲催的我,此后上厕所手机掉入马桶,走路不小心摔进下水道,就是吃个饭,我也能吃出一条大青虫……

  我几乎成了倒霉的代言词,这三年来,一半时间在倒霉,另一半时间在怎么处理倒霉。

  不过,这都不算太倒霉,中秋那晚才是真正的倒霉,倒霉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,只能说,倒霉至此,夫复何求!

  那一晚,因为是中秋夜,我特意从外面买了果脯月饼去女生宿舍送给小湘。小湘就是刚刚入校被我钻过裙底的那个女生,长的特别漂亮,也是全校四大校花之一。尽管她不喜欢我,但哥们从来没放弃过,坚持认为只要死缠烂打,不要脸的我一定会成功的。

  两盒月饼贿赂了宿管大妈,放我来到小湘宿舍门前。紧接着倒霉的悲剧发生了,门开后发现她们都没穿外衣,白花花的几条胴体啊。我两只眼还没来得及欣赏这诱人的春光图,就中了两拳一脚。两只眼睛各中一拳,变成了熊猫眼。那一脚倒是没踢在眼睛上,而是踢在了裤裆上……

  “抓流氓……”

  这件事闹大了,连宿管大妈都翻脸跟着一群女生追在我屁股后头,让哥们慌不择路,夹着尾巴仓惶逃窜。

  好不容易在操场上兜了一个大圈子,又绕过图书馆,进了公厕,这才摆脱娘子军的围追堵截。丫的在厕所又遇到了一件人生中最最倒霉的事,活见鬼了!

  我靠在墙壁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本来死寂的空间里,一扇厕所门忽地缓缓向外打开,发出“呀呀……”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。我探头往内看了一眼,浑身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里面没人。

  而门还正在以很缓慢,很缓慢的速度往外打开。

  一时,在惨白的灯光下,感觉整个厕所充满了一股阴森诡异的气息!

  我拼命的吞口水,心里跟自己打气:“这不是真的,哥们绝对是眼花了,再倒霉不可能遇到鬼吧?”

  那扇门完全打开了,就此停在那儿,不住微微发出振颤。

  里面空无一人。停了片刻也不见有什么意外发生,我拍着胸脯子松了口气,要说这人啊总是自己喜欢吓唬自己,世界上哪有鬼啊,都是自己没事瞎想出来的。

  正在放松警惕时,忽然感觉被一只手搭在肩膀上,冰冷彻骨,冰的肉皮发麻。我猛地一惊,又开始拼命的吞口水,靠,谁这么晚了躲厕所里跟我开玩笑,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?

  心里这么想,可是我知道这是自己在安慰自己,我后面是墙好不好,手是从后面伸过来的。我叉,顿时汗毛掉了一地,一颗心扑腾扑腾剧烈跳动着,整个人都感觉僵硬了,更不敢回头去看看,这只爪子的主人到底是人还是鬼。

  顷刻,这只手拿开了。

  冰冷的感觉消失,让我又松了口气,心说一定是幻觉。可能我今晚太紧张了,导致神经出现了点问题。想到这儿忍不住回下头,我的妈啊,立马让我毛骨悚然,全身血液都为之冻僵!

  一颗黑乎乎的脑袋挂在墙壁上,乍一看挺吓人的,但仔细一瞅,是个女人的脑袋,身子似乎嵌在墙壁内,乌黑的长发散乱的遮住了大半面孔。尖尖的下巴,薄薄的嘴唇,一对乌溜溜的黑眼珠在散乱的发丝内若隐若现。

  这张脸除了脸色苍白一点之外,看上去倒是挺顺眼的,并且有一股楚楚可怜的味道。可是顺眼归顺眼,但她不是人啊,脖子以下的部分都缩在墙壁内,人能做得到吗?

  突然,她的双眼闪起一团绿光,吓得我双腿一软,咕咚就坐下去了,跟着眼前就是一黑。叉叉的,愣是没晕过去。可能哥们心理素质太好了吧,怎么就晕不过去呢,睡一觉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。可是眼前黑过之后,又看到了光亮,突然发觉一道黑气冲上额头。

  顿觉眉心一寒,全身打个激灵,再看墙壁上,雪白的瓷砖泛着柔和的光芒,鬼脸不见了。

  我揉揉眼睛,确定鬼脸是真的消失了。心说不管是不是眼花,反正这鬼地方是不能再待了,拼着被娘子军抓住,交给教务处主任虐死我,我也得离开这儿。于是用力站起身,发觉双腿到现在还软的厉害,扶着墙壁就跑出了厕所。

  “别往南走,那里有人躲着,往西去!”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  我想肯定是那帮女生埋伏在南边,急忙转向,一边走一边道谢:“谢谢了!”

  说完这句,瞬间头皮全麻了,因为厕所门外除了我之外一个人都没有,是谁在跟我说话?难道是那只鬼?一想到这儿,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!

  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我一紧张,说话都结巴了。

  “我还能是谁,你刚才没看到我吗?”

  我勒个叉叉的,刚才哥们不是幻觉,真的见到了鬼,并且就跟在屁股后头。我又开始拼命狂吞口水,心脏猛烈跳动起来,双腿跟面条一样走起八字路。

  “我知道你死的很冤,不过又不是我害死你的,求你放我一马,遇个清明寒日的,我多给你烧点纸钱……”我一害怕,嘴里开始胡说八道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死的很冤?”女鬼口气充满了好奇。

  “电影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,女人被害死后变成鬼,就到处吓人……”

  “哈,你真逗,我没工夫吓人,正在找替身。”

  听到这句我又一屁股坐地上,女鬼找替身,别说的这么吓人好不好?吓唬吓唬就算了,我们萍水相逢,素不相识,没必要夺人性命吧?

  “看你那副怂样!我说的替身不是替死鬼,只不过找个身子躲几天,以后会走的。”女鬼没好气的说。

  靠,我怂样,谁要是遇到这种事不怕,我管他叫爷爷。

  既然不是找替死鬼,心里放松了一些。这时南边传来女生说话的声音,我抹了把头上冷汗,慌忙从地上爬起来,往西蹑手蹑脚的溜过去。

  不过忽然想起一件事,冷汗又冒了出来:“你不会是在我身子里吧?”

  “屁话,不在你身上,我在哪儿?”

  我差点没哭出来,哥们被女鬼附身了。老天爷,咱们不带这么玩的吧,我王林打小没做过坏事,为什么要我这么倒霉,被一只女鬼上了身!

  “你这几天是多久啊?”

  “可能是两天,也可能是一个月,也可能是一年,也可能一辈子不走了……”
第二章 附身
  现在这种情况还叫倒霉吗,这他妈叫厄运!

  哥们简直欲哭无泪,痛不生欲啊!不知谁发明的这词,痛苦之下还生个屁欲?

  被一只女鬼霸占了身子,咱先不说担惊受怕的事,就说每天背着这么一位姑奶奶,无时无刻不在她的监视之下,这洗澡上厕所,什么不都不被她看得清清楚楚啊,她不害羞,我还害臊呢。还有以后我追到了小湘,中间夹着这么一只电灯泡,你说我们怎么谈恋爱?再说远一点,比如滚床单,有人盯着你,并且是近距离的,恐怕没上床就直接阳痿了!

  “我说大姐啊,咱们商量个事,你看行不行?”我带着哭腔说。

  “什么大姐,我有那么老吗?虽然我死了很多年,但我死前才二十岁,还没你大呢。”女鬼还不乐意了。

  听到这话我头皮子都麻了,叉叉的你都死很多年了,那是老鬼了吧?还好意思说没我大。都说鬼老成精,那不是一般的难对付,恐怕不容易把她赶走。

  “妹子,你看哥到现在还没找到女朋友,你再这么一搅和,肯定就更难找了。今晚呢,你就先在我身上住一宿,明天你再找个体格健壮的。我跟你推荐一个,我们教务处陈主任,那身体壮的像头牛,包管你满意。”我该说还得说,并且这该死的教务处主任本来不是什么好鸟,让女鬼祸害祸害他倒也不是坏事。

  “我又不是找鸭子,身板壮不壮无所谓。再说,你这阳男之身,正合我的胃口。”女鬼说完吃吃笑了起来。

  靠,这笑声咋听起来那么放荡,合着你不找鸭子,要找纯情小处男?说句不害臊的话,哥们还是处男呢,括弧:非常纯情。自打进了这学校,对小湘的心意从未改变过,纯的不能再纯了,以至于有人说我纯过了头就是蠢了。

  “阳男多得是,有道是天下无处不芳草,你就别非在一棵歪脖树上吊死了……”

  “咦,你怎么知道我是吊死的?”

  我顿时心底一寒,有点想撒尿,下面的话立马吞回去。她还是个吊死鬼,哥们最怕的就是这个,死时吐出老长的舌头,眼珠鼓暴,越想越吓人,全身汗毛又竖了起来。

  “嘿嘿,刚才吓唬你的,我不是吊死鬼……别往那边走,往右转,在前面墙角躲一会儿,就可以回宿舍了!”

  不管是怎么死的,反正都他妈的吓人。我按照她的指点,躲进了一处黑暗的墙角内,然后对她又进行了一番语重心长的劝导,可是这死小妞就是不肯答应走,最后把她说急了,竟然让我脑门跟墙壁来了几下对对碰。

  我差点没哭了,哥们这娇嫩的玉体,已经沦陷为她的殖民地,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我是半点都做不了主。幸好这是在平地上,万一在楼顶她一生气,让我跳楼可咋办?

  “你就别费口舌了,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阳男之身,是不会这么快离开的。你要是再废话,我就让你变哑巴!”女鬼厉声恐吓我。

  哥们吓得一缩脖子,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,现在先装哑巴得了,别真让她把我舌头给祸害了。

  在黑暗中沉默了一会儿,女鬼忽然笑道:“这才乖嘛,我最喜欢听话的男生。”顿了顿她又说:“以后我们是邻居了,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鄢皓凝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我心说什么狗屁邻居,要找邻居,我敢找你吗?但哥们又不敢不回答:“我叫王林。”

  “嗯,名字差了点,马马虎虎吧。”

  我心说你名字也好不到哪儿,鄢皓凝,腌好了拧,就是一块大咸菜呗。

  “你今晚干了什么缺德事,遭到那么多女生追你?”鄢皓凝好奇的问。

  我一耷拉脑袋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聊几句倒是跟这死小妞拉近了点距离,没那么恐惧了。于是把今晚送月饼的糗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,顿时把她乐的,哈哈笑个不停,哥们却感到特别窝囊,脸上是一阵阵燥热。

  “你喜欢那女生是吧?我帮你搞定,怎么说我要在你身上住一段时间,就当交房租了!”鄢皓凝笑完了跟我说。

  我顿觉眼前一亮,有女鬼帮忙,这事指不定真的就成了。我们可以来个传说中的英雄救美,死小妞在前面吓唬她,我后脚跑出来出手相救,她心里一感激,说不好会以身相许。想着想着,我竟然笑了,在女鬼面前我居然笑得出来,感觉自己真是一朵奇葩!

  在这儿待了一会儿后,鄢皓凝说时间差不多了,我们可以回宿舍了。反正有她这只比狗鼻子都灵敏的嗅觉,也不怕遇到埋伏。当回到男生宿舍楼下,万没想到的是,小湘居然在这里,她怀里抱着一盒月饼,正是我送的那一盒,正在路灯下徘徊踱步。

  我一怔,她这是要等我回来亲口道谢吗?我感觉不用英雄救美,似乎也有机会了。看着在秋风中,长发飘扬的她,穿着一身宽松的白色休闲装,真是美到了极点,随风送来一阵淡淡的幽香,仿佛就是她身上的体香味,我不由醉了。

  “啊,你回来了!”小湘忽然抬头发现我站在面前,先是吓了一跳。

  “我回来了,让你久等了。”我说着话,心里是扑腾扑腾一阵乱跳。

  小湘脸色一沉,把月饼递过来说:“拜托你以后不要这么无聊,我已经有男朋友了,以后不要再骚扰我了好吗?”

  我的一颗心立马沉到底,这从喜悦巅峰直接给丢下深渊,其间落差也太大了。一时有些接受不了,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,怔怔的愣在那儿。

  这时鄢皓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这小妞太不识抬举了,要不要把她直接拖到暗处……”她的声音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听得到,小湘看着我,表情没发生任何变化。

  “不要!”我慌忙拒绝。

  我这是跟死小妞说的,可是小湘不知道,以为我又要死缠烂打。将月饼盒往我怀里一塞,满脸不高兴的说:“希望你好好想一想,要是真为了我好,以后就不要做这种傻事了!”说完掉头往回走。

  “啊,不好,这小妞身上附着一只鬼!你快拉住她,不然会要了她的命的!”鄢皓凝紧张的叫道。

  我吃了一惊问:“然后怎么办?”一边说,一边伸手扯住了小湘的手臂。

  “嘴对嘴给她灌输阳气,要快,晚了就来不及了!”

  有道是关心则乱,心里一慌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,小湘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,我这已经用嘴堵住了她的双唇。

  “啪”小湘狠狠的给我了一记响亮的耳光,让我痛的赶紧放开她,捂着裤裆弯下腰去。汗,打耳光为毛要捂裆啊?因为这丫头同时用膝盖在我裤裆上顶了一下,今晚哥们这里是第二次遭到灭绝人类的攻击,让我十分痛恨学校开展女生防色狼的培训活动。

  “流氓,我以后再不想见到你!”小湘愤怒的甩下这句话,捂着脸往女生宿舍跑回去。

  我一脸苦笑的望着她背影消失,心说哥这是为了帮你驱鬼呢,被冤枉流氓不要紧,重要的是你平安。只是不知道她身上那只鬼被赶走了没有。

  正想问鄢皓凝的时候,她格格笑道:“先让她尝点素的,以后再给她整个荤的,不信帮你搞不定她。”

  什么素的荤的,我忙问她:“她身上那只鬼走了吗?”

  “她身上哪有鬼啊,你身上才有。我只不过骗你亲她一下而已,哈哈,真有趣!
第三章 鬼故事(一)
  这玩笑开大了,哥们一世英名,就这么付诸东流,真想抽她几个嘴巴子,可是往哪儿抽啊?我抓狂的抱住脑袋,恨不得用手指插进肚子,把这害人精给揪出来。只不过有这心,没这胆。就算有这胆,也未必能揪得住她。

  算了,打落牙齿往肚里吞吧。这死小妞抓也抓不到,惹又惹不起,还是忍辱负重,苟且偷生吧!

  习惯了倒霉的人,最大的优点就是在最快的时间内能够接受残酷的现实。

  夜闯女生宿舍的事,我以为学校绝不会善罢甘休,谁知第二天刚好上头要来检查,学校忙着迎接领导,这事就放下了,不了了之。我不由松口气,对这次躲过一次霉运,感到挺意外。

  但女鬼说这是她的功劳,因为帮我改运了,从此之后,倒霉事情会减少,好运会越来越多。叉,我才不信,你以为我是白痴啊,死鬼帮活人改运,你咋不说把幸运之神叉叉了呢!说到这儿我又想起她整我的这件事,恨的牙根直痒痒,忍无可忍之下,说了她几句。

  死小妞脾气挺不好,气呼呼的甩下一句话:“我好心没好报,以后再不管你的闲事了!”从此她真的不管闲事了,多少天都没说过话,都不知道她还在不在我身子里。但我又不敢去问她,没事招惹这只母老虎不是明智的选择。

  要说不信死小妞帮我改运,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,又让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没那么衰了。

  平时跟那帮狐朋狗友打牌时,从来没赢过,哥们口袋里的钱总是被他们合伙扒的精光。可是这次打牌,他们的口袋被我一个人给扒光了。教务处主任一见到我就会阴沉着那张老驴脸,现在居然云开雾散,有笑容了。本来经常丢钱的我,时不时会捡到钱……

  叉,我真的转运了!

  只不过,小湘看到我时,一张笑脸立刻会冷下来转向一边,我的一颗心也跟着凉透了。

  唉,再转运也不能让小湘原谅我,而我又不敢向她做任何解释。这一天天过的,十分郁闷,还不如以前倒霉的日子有点欢乐。不抽烟的我学会了抽烟,喝半斤就倒的哥们,居然长本事喝一瓶了。每天就是跟这帮没心没肺的舍友打牌喝酒,喝完了说胡话,说完胡话就唱跑调跑到天上的海阔天空,最后被宿管踹几脚房门,大家伙乖乖钻被窝睡觉……

  天气逐渐转凉,进入深秋!

  快要考试了,本来都不上晚自习的懒虫们,吃过晚饭会到教室做小抄。然后男男女女围在一块讲鬼故事,这是那些缺德家伙赚取女生投怀送抱的手段。不过反过来说,这些女孩喜欢听鬼故事的目的貌似也不是很纯,她们的青春难道就能耐得住寂寞吗?

  可是这些耐不住寂寞的女孩当中,竟然有小湘在内。这让我挺好奇,为什么长这么漂亮的女孩子,愣是喜欢听鬼故事呢?为什么呢?因为这问题太脑残了,只有我这么脑残的人才会想到这么脑残的问题。

  这天晚上,又是八个同学,包括小湘一共四对男女围坐在墙角开讲鬼故事。哥们是属于编外人员,大家都知道我不走,是为了什么,所以大家伙心照不宣,也没人搭理我,任由哥们远远坐在一边当死尸。

  我们宿舍的刘斌,这小子最坏,平时满嘴的黄段子,又会讨女生欢心,肚子里鬼故事特别多。今儿他又第一个讲,竟然说的是我们学校那片小树林曾经吊死的女生的故事。靠,说就说点远的,干嘛要提身边的,连我听了这,都觉得毛骨悚然。

  “大家知道,我们学校开始包括小湘、萧影在内,一共有四个校花,被称作四大美人!”刘斌砸吧砸吧那张猪拱嘴,模样相当欠扁,因为我们班就拥有两个校花,并且都在他面前,从他色迷迷的小眼睛里都流出哈喇子了。“一年前,叫风岚的那个校花同学,突然吊死在了西南角树林里……”

  大家听到这儿,立刻没了兴趣,因为这件往事都很清楚,当时轰动了整个学校。只不过,这个叫风岚的女同学,到底是什么死因,却没人知道,学校和警方没有对外公布。

  “你们听我说。”刘斌挥挥他的猪爪,接着说:“你们知道风岚因为什么死的吗?她是因为跟一个男生有了孩子,又遭到无情抛弃,伤心欲绝下,才上的吊。并且她死的时候,穿了大红色衣服,绳子上涂抹了鲜血,听说这样的死法,会变成一只厉鬼……”

  这小子故意把口气整的很阴森,说出风岚惨怖的死因后,各个都瞪大了眼珠。立马屋子里气氛就变得相当诡异,心里觉得毛毛的。

  我望了一眼小湘,发觉她白净而又娇俏的脸庞上,并没多少恐惧,反而一对漆黑晶亮的大眼睛里,充满了好奇。

  忽然间,我发现了一个特别诡异的情形,他们原本是八个人,怎么好像多了一个?因为男女分对坐在一块的,很容易分辨数目,可是怎么就多出一个来了?我勒个叉叉的,当下数了一遍,顿时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,真是九个!

  我紧张的吞了口口水,又数一遍,小学数学学太好了,还是没数错,就是九个人。仔细这么一找,在萧影和一个叫李德志的男生之间,多了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孩。因为他们正好背对我,看不到面目。只能看到这女孩长发披肩,背影苗条纤弱,隐隐散发着一股诡秘的气息。

  可是他们八个人却对多出来的一个女孩,居然视若无睹,就算大家伙心情紧张,也不可能没人发现不到这种离奇的情景吧?

  这身红色的衣服又让我身上起了层鸡皮疙瘩,她,她不会就是死去的风岚吧?

  正想到这儿,红衣女孩突然消失!

  “桀桀……”紧跟着从萧影口中发出一阵瘆人的诡笑声!

  “知道我是怎么死的了吧?我还有很多你们不知道的,现在我亲口跟你们说吧!”萧影的声音变得极其阴森冷厉,任谁都听得出这不是她在说话,立刻让我感觉就像掉进了冰窟内,从头寒到脚!
第四章 鬼故事(二)
  “你别开玩笑好不好?你这样很无聊……”刘斌缩着脑袋说。

  这小子还以为萧影在扮鬼戏弄大家,就在话还没说完之际,突然之间,我看到小湘脸上出现了无比惊恐的神色,似乎看到了一生当中最为恐怖的画面。

  立刻在一片尖叫声中,大家作鸟兽散般逃向门口。我的眼里只有小湘,瞄着她就追了过去。

  “砰”地一声,教室门无风自关,眼前一黑,灯光熄灭了!

  顿时稀里哗啦响起桌椅被撞倒的声音,漆黑之中尖叫声此起彼伏,并且不知是谁倒在了地上,用手拉住了我的裤脚,还有两个撞在一块,发出痛叫。一时间,情形相当混乱。我还算好了,因为遇到死小妞,心里素质比增强不少,又想在小湘面前表现,所以极力克制恐惧的心理没叫出声。

  “小湘,你在哪儿,不要怕!”我在黑暗中喊道。

  “我在这里,呜呜……你在哪儿?”小湘哭道。她居然跟我说话了,让我感到心里一阵激动。

  “小林子,我也在这里……”靠,是小湘同桌那个霸王女,一米五八的个头,却有一百八十五斤的重量,每逢去找小湘时,她总是替小湘出头把哥们挡在一边。跟她动手我又不敢,因为被她扁过好几次了……

  “桀桀……我还没开始说我是怎么死的,你们为什么要跑啊?”女鬼的声音在幽黑的空间里,越发显得的阴冷怨毒,让我全身毛发直竖。

  “啊……”女生们又是一阵尖叫。

  这帮男生似乎都钻到了桌子底下,因为下面发出呼呼的粗喘声。这四个无耻的玩意,太丢男人脸了,竟然在关键时刻没一个挺身而出,去保护女生的,哥鄙视他们。我循着小湘声音方向走到跟前,一把抓住一只胖乎乎的小手。

  “哇,鬼啊!”这只胖手太他妈有力气了,霸王女一把将我甩到一边!

  因祸得福,倒是把我甩到了小湘身上,听到她的尖叫声,我连忙握住她的小手说:“别怕,是我!”

  “小林,你别放开我,呜呜……”小湘一边哭着,一边趴在我肩膀上,让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。

  “全都闭嘴,听我讲故事,再叫我就撕了你们!”女鬼一句狠厉的恐吓,立马让尖叫的女生闭嘴,一时屋子里静的吓人,连桌子底下的男生的喘气声都听不到了。

  我抓着小湘冰凉的小手,心里扑通扑通乱跳,由于腿软的厉害,便拉着她慢慢蹲下去。我心说这死女人到底要怎么玩我们啊,会不会讲完鬼故事,然后再撕票?我看撕票的可能性比较大,怎么死小妞不露面呢?这时候把她当成了救星,倒是忘了她也是一只女鬼。

  那女鬼听我们都不出声了,忽然发出一阵凄凉的冷笑,笑得我们毛骨悚然,手心出满了冷汗。

  笑声过后,她用极其悲凉的声音说道:“我就是风岚,你们应该都认识我的,我只不过比你们高一班而已。像我这种出名的校花,有谁没见过呢?”说到这儿,她的声音更加显得凄苦,“我只不过才死了一年,你们不会这么容易忘掉我的!”

  小湘的手剧烈颤抖起来,整个身子拼命往我身上贴过来,呃,那松软温柔的胸脯,让我心里恐惧大减,旖旎顿生。拍拍的她的小手安慰一下,心说如果这次能让小湘喜欢上我,还真要感谢这位女鬼的撮合。没事,不就讲个鬼故事吗,一个不够多讲几个。讲的越瘆人越好。

  接下来,在短暂的沉寂后,这位死鬼校花开始讲述她的悲惨死因。她比我们早一届入校,当时是唯一的一位校花,曾经身后拥有无数追求者,其中不乏厚颜无耻的男老师。而她却一个都看不上,直到一年后,我们这一届学生入校,有个富二代男生,对她死缠烂打,厚着脸皮狂追,那种精神真是比我不要脸多N倍。

  哥们总算找回面子了,原来这学校里还有比我更蠢的。可是往后听我就瞪大了眼珠,这小子在苦追无果下,居然使用了非常卑劣的手段,在一次晚饭后,将她打晕拖入那个小树林强暴了。

  后来风岚迫于那个男生的淫威下,没敢报案,也没敢对任何人说,从此委曲求全,做了他的女朋友。听到这儿,我开始为她感到不平,对那个畜生切齿痛恨。

  “你居然还有心情听故事,知不知道,她讲完故事,这个屋子里要死一个人?”潜水多天的死小妞居然突然冒了出来。

  我心里咯噔一下,不过随即又感到一阵欣慰,有你死小妞我还怕什么。但我这时不敢大声说话,只有以最小连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问:“你快赶走她啊!”这声音其实就没发出来,只不过是动了动嘴唇。

  鄢皓凝居然听得懂,嘿嘿冷笑道:“我要是不在你身子里,就她这种货色,都不够我撕几次的。不过,现在我是有心无力,想赶她走,只能你出手了。”

  我还是那种只动嘴唇的方法说:“让我动手?我看你是想无家可归了。”

  “有我护着你,你是不会死的,但他们几个人就保不住了。反正事不关己,你不动手我也乐得清闲,我睡觉去。”

  “别,你回来,你教教我怎么对付她!”

  “哼,那以后还敢不敢对我那么嚣张了,还敢不敢跟我顶嘴了?”死小妞翻起旧账。

  汗,这都啥时候了,还有心情跟我提这个,急忙说:“我以后再也不敢了!”

  死小妞噗嗤一笑:“你认错的模样挺可爱的,我就饶你一次吧。办法有两个,一是你动手搞定她,这个法子有一定的风险。另一个法子是,我教你怎么请笔仙,让笔仙对付她。只不过,请神容易送神难,笔仙其实跟我一样都是亡灵,万一送不回去的话,你以后恐怕又要倒霉缠身了,并且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倒霉。”

  我一愣,这两个办法都不好。第一个就不用说了,哥们要是能搞定她还用请教你。而第二个办法,笔仙这玩意是绝对不能招惹的。因为请笔仙在学校曾是很流行的一种玩法,闷骚的青年们,为了桃花运和成绩,经常会求笔仙帮忙。可是笔仙不是说请就能请得到的,很多方法不正确,难有几个人真正见过笔仙显灵。不过据说,有一个女生请到过。但后来,那个女生失踪了很多天,最后在下水道里找到了尸体,已经都腐烂了。

  “还有没有其他办法?”我问。

  “有是有,但那都是高深茅山术,你没半点茅山根基,教你也是白费口舌。眼下就这两条路,你快选一条吧。”

  汗,还高深茅山术,你个小丫头片子蒙我是吧?

  正在这时,风岚讲完了她的故事,我只听到了结尾一句话:“……我死的好冤,我肚子里还有一个四个月大的胎儿!”

  虽然前面没听到她是怎么死的,但后面这句充满了无限怨恨,让我心底一寒,连忙跟死小妞说:“你帮我选一个吧!”
第五章 出手
  让鄢皓凝帮我选,她直接给我挑了第一个办法,让哥们搞定这死鬼校花。我一撇嘴,其实我心里比较能够接受请笔仙,起码不用跟死鬼面对面去搏斗了。

  但时间有限,容不得再反悔了。死小妞跟我说:“风岚看似是厉鬼,非常凶猛,但其实她目前阴气虚弱,外强中干,不足为惧。对付她就用你身上两种东西足够,一种是你的童子尿,一种是你的阳血。”

  哈,哥们还是处男她都看出来了,眼挺毒的。

  “具体怎么对付她?”

  我刚问完这句,只听风岚冷笑道:“我的故事讲完了,现在我要问个问题,让你们轮流回答,谁的答案令我不满意,我就让谁去树林里永远陪着我!”

  小湘身子一颤,将我的手握的更紧了。身边以及桌下的呼吸声,变得十分急促。

  “我不要回答问题……”霸王女惊恐大叫一声,跟着一股雄浑的风势从我面前擦过,似乎逃向门口。

  “哼,由不得你!”风岚冷喝一句。

  “嘣”一声大响,震的整个屋子都发出了微颤,霸王女似乎被撞倒在地了。只听她在黑暗中哭道:“我不敢了,我不敢了……”平时欺负男生跟玩似的,现在在女鬼面前,她连只小鸡都不如。

  趁着霸王女闹剧之际,死小妞跟我说,厉鬼虽然虚弱,但毕竟瘦死骆驼比马大,要杀我们跟捏死几只蚂蚁一样容易。我听到这儿不由倒吸口凉气。死小妞又接着说,好在风岚选择了附身出现,魂魄封在人体内,诸多鬼术会受到限制,所以趁此机会,用阳血涂抹在萧影的头顶百会穴上,可暂时将她镇住,再以童子尿抹在萧影眼睛上,便会刺瞎她的眼珠,她如果再不出来,过不了片刻就会魂飞魄散。

  我听完吞了口口水,这法子风险还不是一般的小,会出现两种不同的结果,一是我搞定她,二是她搞定我。

  “我想要问的问题是,校花是不是都该死?”风岚提出了她的问题。

  这问题出乎大家伙意料,非常恶毒,让人难以回答。如果说校花不该死,那她为什么会死的这么惨,那就恭喜你,该去树林陪她了。如果说该死,正合她心意,眼下有两个活生生的校花在面前,你说让谁先该死吧?

  “死胖子,你先来!”风岚点名让霸王女先答。

  “格格……”霸王女发出一阵牙齿相撞声。

  此刻我突然发觉能在黑暗中看到了东西,尽管看的不太清晰,但基本上每个人的形状以及位置都在视线内,就跟在夜间用红外线望远镜看出去的情形有些相似。小湘伏在我肩膀上,霸王女在门口一侧靠着墙壁半卧在地下。另一个女生就在我左侧不远,四个男生不出所料,扎堆挤在右侧桌子下面。

  萧影就站在屋子中央,距离我们大概四五米,四周桌椅倒了一地,为她腾开了一大片空间。模糊的视线内,她身上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死亡气息,在这灰黑色的环境里,显得阴森而又恐怖!

  “我暂时让你拥有了夜视眼,能让你在黑暗中看到他们,不过太耗我的元气了,只能维持五分钟。五分钟内你必须搞定她,不然就没机会了!”死小妞跟我说。

  我一愣问她:“夜视眼?是不是阴阳眼?”

  “夜视眼跟阴阳眼是两个概念。夜视眼是鬼魂能够穿透黑暗的一种特殊视力,而阴阳眼是肉眼所不能看到的一切灵异物体的能力。不过你虽然没拥有阴阳眼,但我上你身后,倒是让你能够看到鬼了,所以你刚才才能看到多出来的一个人。”死小妞耐心解释完,又急忙催促道:“我真是啰嗦,只有五分钟的时间,你快点了!”

  难怪刚才别人都看不到风岚,我竟然因为她能看到鬼了,那以后哥们就摆脱不了随时见鬼的命运了,我叉!

  五分钟的时间让我有点犯愁,时间太紧迫了,让我五分钟搞定一只鬼,你以为我是捉鬼大师啊?

  小湘这时却颤巍巍的站起身说:“我,我来先回答吧。”这丫头太善良了,要帮自己同桌又是要好的朋友解围。

  风岚冷哼一声:“我认识你,你也是校花。好吧,我倒要听听你说你该不该死?”靠,这一句让人寒到了心底。

  我霍地站起来,攥了攥小湘颤抖的小手说:“我觉得这问题还是我回答比较合适,男生更懂得校花的价值,不是吗?”我说着轻轻挣开她的手,慢慢从桌椅之间朝萧影走过去,同时心头扑腾扑腾跳动的非常剧烈。

  “你站住,再往前一步,我就撕了你。”风岚冷声警告。

  动不动就要撕人,你以为我们是手撕羊肉啊?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,站住就站住。我双手在胸前一负说:“这个问题有两种答案,就是该死的必须死,不该死的就该好好活着。”我这纯属废话。

  “你在耍我?”风岚一声怒喝,眼珠闪烁出一团幽绿的光芒。

  我心底一寒,听说鬼的眼珠是会冒绿光,那只是传说,今儿可算亲眼看到了,太他妈的瘆人了。正想反驳一句时,萧影身子忽然间一闪就到了我面前,紧跟着脖颈被一只冰冷的手爪给掐住,顿觉一阵窒息,舌头都吐出老长,惊恐之余,心里还想到吊死鬼是不是就这感觉啊?

  “你做的不错,让她主动接近你,机会来了,快动手!”死小妞兴奋的叫道。

  哥们现在被这只鬼爪给掐的快要憋死了,手根本抬不起来,你让我怎么动手?我嘴唇张了张跟她说:“我现在只能留个遗言了,你帮我捎给小湘,就说我为她死而无……”鬼爪一阵收紧,立刻让我嘴巴张大,连唇语都讲不了啦。

  “忘记你是个普通人了,不过你也真够怂的。”死小妞说过这句话后,我忽然感觉嗓子里吸进一口气,不过太过冰冷,刺得喉咙一阵痉挛。

  脑子随之清醒了不少,手也能动了,右手急忙抓到后腰钥匙扣上,用指甲刀划开了一个小口,然后飞快伸到萧影脑门上。与此同时,左手在裤裆上抹了一把,做好刺眼的准备。刚才哥们因为感觉到了死亡前的恐怖,不争气的撒了泡尿……

  我们相距太近,加上风岚没料到我在窒息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出手,所以右手顺利摸到萧影头顶。在这一瞬间,萧影的一对眼珠绿光暴涨,差点没把我再次吓尿。但此刻掐在我脖子的手忽然松开,她整个身子直挺挺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。

  “愣什么,快插她眼珠!”死小妞急叫。

  我一下反应过来,左手挥上去,害怕插眼珠会伤了萧影,就拿手指在她眼睛上抹了一下。

  突然,萧影张口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。

  他妈的对方离哥们太近了,那高分贝的声音,差点没把我耳鼓震破,加之这种惨叫声太过瘆人,我双腿一软就忍不住坐在地上了。

  “哈哈,大功告成,风岚跑了。快抱住这小妞,她身上阴气过重,需要用你身上的阳气帮她驱赶一下。”死小妞高兴的大声笑道。

  这个可以有,对于这种既香艳又侠义的举动,哥们绝不会拒绝。正好萧影的身子慢慢软倒在我面前,急忙伸手将她揽入怀中。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《女鬼师父,求放过》已出全文

如想免费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简书文学 回复:《女鬼师父,求放过》 即可免费阅读全文《女鬼师父,求放过》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iaoniubtc.com/?id=8188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