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今生情,来世还》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

第1章 她的心死了
  秦王府,高阳殿。

  钟凝身上穿着好几条裙子,打扮成老嬷的样子。

  她紧了紧衣襟。衣襟里火浣布包裹着的,是一柄切金断玉的昆吾刀,上头浸过乌头汁液,见血封喉。

  这一次,她一定要杀了姜丽楼。

  这个害死她孩子的凶手!

  ……

  更鼓敲过,戍卫的力量就会变弱,只要抓住机会轻轻一划,就能要了那个女人的性命……

  为了熙儿,她一定要做到……

  和薛焘也不是没有相爱过的。

  她钟凝,堂堂丞相之女,嫁与秦王薛焘十年,为他生儿育女,情比金坚,可他居然为一个侧妃,损了他们之间的感情,辱她颜面,这便也罢。

  他最宠的侧妃竟害她幼子,让她到了如今这样进退维谷的地步,滔天恨意燃烧在心头,不杀了那祸害,难解这恨!

  更鼓敲了三下,看到碧纱橱里熄灯已久,钟凝矮身,打算潜进后寝,却没有想到白天空无一物的地上,竟泼洒了无数小金铃,抬脚上去滑的不行,根本站不稳!

  她不由得轻叫一声,努力想稳住身子却还是扑倒在地,地上金铃四溅开,响个不停。

  四壁阴影里早就藏好了的暗卫迅速冲了出来,将她扣翻在地,夺走了刀。

  火烛燃起,女人娇滴滴的笑声传出碧纱橱。

  “白天就听着下人来报啊,说王妃要杀妾身,还准备好了浸过毒药的刀呢。可把妾身吓得面色苍白,连忙问王爷该怎么办呢?王爷便教了这个好主意,专等王妃来。果然,王爷是聪明人呢!”

  一阵儿银铃似笑,身段儿妖娆,容貌娇艳的女子款款行出碧纱橱,轻蔑地看着被按在地上的钟凝。

  “不知妾身做了些什么,竟让王妃这样恨,非得手刃妾身不可?”

  钟凝挣扎了几下,眼见不成,绝望从心头泛起,她看着姜丽楼,眼底涌起嗜血的恨。

  “姜丽楼,是你害了熙儿,那时候……熙儿重病,高烧不退,下人们都欺负我是弃妇,不肯为我寻太医……”

  “我好不容易用金珠细软买通了门路,寻来的太医却被人叫了去,是你,姜丽楼,你那时装了几个时辰的病不放那太医走,最后跟没事人一样,可我的熙儿,却死了,活活病死的……”

  姜丽楼突然呀一声,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了,连忙向着碧纱橱跪在地上,哽咽难语地道:“王爷明鉴!王妃这样讲,丽楼可就当不起了。丽楼怎么敢害小世子?那时候丽楼身上确实不好,也去叫了太医,因此太医一来,丽楼只当是自己叫的,并不知道小世子重病。这事,王爷也是知道的呀!”

  “本妃不信这样的话!王府这般森严,进出门禁都有规矩,怎么可能诳误?分明是你有意为之,颠倒黑白……”

  钟凝还没有说完,声音却被碧纱橱里一个男人的声音打断了——

  “够了!传本王的令,赏王妃三十廷杖!”

  钟凝神色一滞,姜丽楼看似惊慌,实则狂喜地跪在地上,切切陈情:

  “王爷,那东西可是会打死人的呀!”

  “三十廷杖而已,”男人站在窗边,“如果死了,也是她自己先要谋害本王爱妃的缘故,不值得可怜。”

  三十廷杖,而已……

  钟凝凄然的笑了,十年夫妻,到头来他不信她,反倒信一个刚入门的妾……

  姜丽楼眼泪长流地道:“妾身多谢王爷对妾身的情意。只是,妾身不知做错了什么,竟然引得王妃的杀意,妾身实在惶恐……想来,是王妃嫉妒妾身多宠,妾身实在不敢再受王爷的情意!”

  碧纱橱中传来的声音温和多了:“没关系,本王相信爱妃。毒妇若再癫狂不驯,本王必杀她,绝不姑息。”

  钟凝的指甲嵌入掌心,“你要如何不姑息,有种便立即杀了我!”

  男人却没吭声,挥了挥手,钟凝便被暗卫押了下去。

  几个腰粗体壮的老嬷,面色冰寒的抬着春凳走了出来,将钟凝下衣褪去绑在上头,拿着长杖一左一右挥了起来。

  姜丽楼不忍似的用绢子掩住面容:“哎呀,王妃都流血了,好可怕啊。王爷,您就看在丽楼没事,王妃又可怜的份儿上,饶恕王妃罢!”

  男人道:“本王说了是三十廷杖,就是三十。爱妃心善,可她不会领情,你又何必为她求情?”

  春凳上,钟凝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。

  听到这两个男女的对话,她溢着血的唇扯出一抹冷笑。

  他甚至不愿意见到她么?

  碧纱橱里,随便几句话就断了生死,她的,熙儿的。

  色衰爱弛,不过如是。

  她想,她是真的心死了…
第2章 冒犯
  “唔。”

  钟凝费力地睁开眼睛,周围的环境很有些陌生,这是什么时候,她……她在哪儿?

  恍惚的头脑里还残存着昏迷之前的印象,她要杀掉侧妃姜丽楼,却被……薛焘打了三十廷杖,她昏迷了过去,结果还是没能报仇……

  熙儿!

  钟凝猛地坐起,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虚弱的可怕,头晕目眩,站起来都很难,更遑论再去杀那个姜丽楼了。

  不止如此,身上还疼的厉害,这坐都没坐稳,直接倒在了床上……

  “王妃?”

  钟凝的陪嫁丫头菱角从外头冲到了床前,看着自家王妃睁开了眼睛,不由得眼眶湿润:

  “王妃,您可终于醒了。可千万别乱动啊,您伤得很重,已经昏迷好些天了,神医先生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救下您的命……可给菱角吓坏了。”

  钟凝虚弱地笑笑:“是那位先生又来了么,可要多谢他了。”

  “是他,奴婢已经谢过了。”菱角端来茶水,钟凝看着盘盏不过是普通的土定盘盏,茶也不过是下人们随常喝的老竹大方,不由得蹙眉:“怎么回事?”

  菱角忙跪下,嗫嚅道:“王妃……莫要动气,那晚王爷惩戒了您后,就直接命人把您架到这偏院,把我们原来住的毓秀殿给封起来了……”

  堂堂正妃挪到偏院,这是要将她打入冷宫的意思?薛焘要下人们都怎么想,要朝廷上下的人都怎么看他秦王府,怎么看丞相家的女儿!

  钟凝只觉一股气直冲脑门,不由得就要坐起来,可把菱角吓得连连叩头:

  “王妃要多多保重自己的身子啊,可不要再这样了。不论怎么说,还是身子最要紧啊!况且,况且天下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呢?王妃的良人又是堂堂王爷,这…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了。”

  钟凝瘫在床上苦笑,熙儿的命,自己的情伤,原来最后不过一句三妻四妾,没办法的事而已……

  ……

  “王妃,神医先生来了。要请他进来吗?”

  钟凝已经昏恹恹地躺在床上好几天了,菱角正担心得紧,外头突然有人来报,说那个手到病除的神医又来了,连忙喜滋滋地告诉钟凝。

  钟凝不以为意,也不做声。

  菱角急得咬咬唇,还是自作主张请了神医进来,来人三十多岁,白布衣青布鞋,一见钟凝气色便皱起眉头。

  钟凝无所谓地由着来人看了左右手脉,神医温声劝她:

  “王妃这病还是忧思过虑所致,想要好起来,还是别想那么多才是。”

  钟凝发呆,菱角见钟凝不说话,不由得哭起来:“神医先生,我家王妃这几天都这样不吃不喝不说话了,可怎么好啊?”

  神医叹口气:“王妃的身子是大不如前了。受伤还是小事,如今这脉象淤逆损脾、肝气郁结,所以人的精神恍惚不思饮食,可不是好治的。只能先吃药试试看。”

  说着,他开了药方告辞。

  菱角煎好了药送进去的时候,只看到钟凝抱着死去小世子的百衲衣肚兜和虎头鞋哭泣。

  “熙儿,熙儿……”

  菱角不敢说话,放了药碗退了出去。钟凝也不喝药,哭着哭着,她耐不住疼痛,昏过去睡着了。

  ……

  醒过来看到秦王薛焘时,钟凝只觉得自己看错了。

  可那眉眼,那气质,无一不是自己爱过,却终究负了自己的男人的样子。

  钟凝心底一声冷笑。

  菱角倒是极欢喜, 忙扶着钟凝靠在靠背上。薛焘坐在床前,淡淡道:“身子可好些了么?本王带了丸药来,用水化开,外敷治棒疮是极好的。”

  钟凝恹恹地道:“好也无所谓,歹也无所谓,也不敢用王爷的药。王爷既然已厌旧人,何必来和钟凝说这些。”

  薛焘皱起眉头,“本王特地来这儿,可不是看你这样冒犯的。”

  钟凝笑了,“姜丽楼啊,想来以后还会有甚么姜金楼啊、姜玉楼啊,说话一定都比臣妾好听,还是请王爷和她们去说。妾身粗颜陋质,不配与王爷多言。”

  薛焘不耐烦地盯着钟凝看:“本王惩戒你,只是因为你犯了醋妒动了杀念。只要你日后安分守己,本王顾念过往情分,还会让你住回毓秀殿,做你高高在上的王妃。”

  “况且,孩子的事……”

  提起孩子,到底是亲生骨肉,男人的眼里终究溢出难过来:“孩子的事,你别伤心,本王也很是吃惊难过,熙儿竟就这样去了……”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《今生情,来世还》已出全文

如想免费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简书文学 回复:《今生情,来世还》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《今生情,来世还》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iaoniubtc.com/?id=8877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