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的红颜祸水》在线阅读免费无广告

第1章 就他了,出台
青山市金伯爵会所,绝对是白富美的聚集地,高富帅的狩猎场。

  灯红酒绿,纸醉金迷。

  这里号称有着全市最美的腿,和各种商圈儿的大老板们。

  穿着一件花格子廉价衬衣的沈岳,却在保安防贼般的盯梢中,眼巴巴的看着门内。

  “特么的,就这种破会所,也好意思要门票?”

  口袋比脸干净的沈岳,悻悻的耸耸肩,又拿出他的破手机,给死党陈明打了个电话,再次确定大姐今晚是不是来这边和人谈业务了。

  在外地出差的陈明,给的答复是不确定——但沈岳必须保护他老婆,绝不能少一根汗毛,不然兄弟也没得做了。

  “草,有多少豪门贵妇,出年薪千万想让我给当保镖都不得,因此而郁郁寡欢。为啥回国后,一毛钱都没有,还得受那家伙的鸟气。”

  沈岳骂了句,看向门口保安,腆起了笑脸。

  沈岳不是在吹,身为佣兵界传说中的王者“黑刺”,只要他流露出想给豪门贵妇当保镖的意思,马上就会有大把的人扑上来,嚷着佣金随便他开,姿势随便他定——

  可自从他得罪号称“欧洲玫瑰”的某贵夫人,在床上怎么努力都杀不死她,又舍不得真掐碎她嫩白的脖子,只能狼狈逃回国隐姓埋名后,那一切的荣耀,就随风而逝了。

  现在不想再提当年勇,只想做个安静美男子混吃等死的沈岳,刚走上台阶,保安就对他吼:“就你这种穷鬼,别来丢人现眼了行不行?滚蛋。这特么第二次了,再有一次直接把你拉去埋了,信么!”

  老子不信!

  沈岳冷笑一声,刚要动粗,突觉背后有风声袭来,刚要躲闪,却又停住了。

  啪!

  一只手重重拍在了沈岳屁股上。

  他回头看去,只见一个穿着黑丝的少妇,烫着当下最流行的波浪卷儿,深V的普拉达衣领,完全诠释了女人的成功跟事业线深不深,有很大的关系。

  要不是及时嗅到香水味儿,迅速判断出这是女人的手,沈岳能让她拍到才奇怪。

  女人那勾魂的媚眼,瞅了沈岳片刻,嘴里喷着酒气的说:“呦,弟弟新来的吧?正好,今天今晚贵客多,缺人呢。”

  还没等沈岳反应过来,女人就拉起他的手,走向了大厅门口。

  看到女人后,那俩保安满脸的嚣张立即消失,点头哈腰谄媚的说:“薛姐,刘总刚交代说在办公室等你呢。”

  薛姐眼皮子都没抬起,只是淡淡的说:“知道了,我先把人送去。”

  沈岳不认识薛姐是干嘛的,又为啥拉他进来,却知道这是进会所的天赐良机,当然不会说什么。

  直到他被迈着猫步的薛姐拽着,走到某豪华包厢门口,看到两个帅哥后,这才明白。

  你说一个人得有多倒霉?

  穿件衣服都能跟夜场的少爷撞衫,沃草!

  “算了,撞衫就撞衫吧,反正清者自清。随便应付一下,就当是能进来的代价了,看看大姐在不在才是正事。”

  沈岳刚想到这儿,薛姐忽然伸手挑起他的下巴,嘻嘻笑道:“小子,这里面来的可有个新客户,你们几个可得把她陪好。不然,有你好看的。”

  我好看,我哪有你好看?

  沈岳歪头摆开手指时,顺势往薛姐衣领内看了眼,偷偷咽了口口水,点头说好。

  也许,嫂子就在这间包厢内呢?

  在薛姐的带领下,沈岳几个人走进了包厢内。

  刚进去,他那双阅尽花丛的钛合金狗眼,就落在了一个女人身上。

  女人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,穿着倒没什么出奇之处,但眉梢眼角间,却洋溢着一股子特殊的气势。

  这气势,说含蓄点就是内媚。

  说直白点就是——骚。

  我靠,青山还有这种极品?

  老子这趟没白来啊——就在一年多没尝到肉滋味的沈岳,又开始吞口水时,明显喝多了的极品美女,指着他:“薛、薛姐,就他了,出台!”
第2章 今晚你就是她的人
出台?

  老子耳朵出问题了咋的,还是误会了极品美女的意思?

  沈岳满脸懵逼样,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薛姐。

  薛姐也愣了下,随后一拍手,吃吃笑着说:“柔姐,这弟弟是新货,还没伺候过别人呢。呵呵,还是您眼光毒,那我就不打扰了,你们好好玩。”

  事实证明,薛姐的反应,证实了沈岳耳朵没毛病,那个柔姐说的就是出台。

  而且,是叫他出台!

  薛姐转身出去时,又在沈岳屁股上摸了把,使了个眼色,低声说:“今晚说什么也得把柔姐陪好了,不然老娘做了你。”

  做了我?

  哪种做,床上还是断头台上?

  沈岳不屑的撇着嘴,刚要让她见识下什么叫翻脸,却嗅到了食物的香气。

  肚子,也及时咕噜起来,提醒主人从早上就没吃饭。

  好吧,看在这儿有美酒佳肴可享用的份上,沈岳忍了。

  对薛姐谄媚的笑了下,沈岳走到柔姐身边,故作新来的样子,神色拘谨,眼盯着脚尖,好像被强抢来的良家少妇。

  虽说沈岳最拿手的本事,就是杀人和造人,可真不怎么熟悉少爷这行。

  但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?

  夜场鸭子的高台跟公主一样,职责就是先陪客人喝酒,被客人摸爽后,带走给办了。

  要想混饱肚子,就必须先不要脸的讨好金主。

  看到其他两个少爷很快就和客人勾肩搭背了,沈岳只好端起酒杯,含蓄的笑着:“柔姐,我们走一个?”

  “走尼玛。”

  谁知柔姐根本没按套路出牌,满脸不屑的瞪了他一眼说:“你一个破鸭子,什么资格和我喝酒?看见这瓶酒没,喝了它,就可以滚了。”

  沃草,感情这娘们儿点我,没有和我滚床单的意思,只想耍着老子玩儿,害的老子白激动一场。

  这多没劲啊,还想看看她浪起来是什么样子呢。

  沈岳看了眼那瓶酒,又看了眼别被其他两个半老徐娘乱摸的小鲜肉,笑着说:“喝也行。夜场规矩,我要是把它吹了,现在就结账,还得另加。”

  心情不好的柔姐来兴趣了,看着他撇撇嘴,从小包里拿出一叠钱,动作潇洒的砸在桌子上:“吹了,这些就是你的。”

  在夜场上,女人给钱向来比男人大方些。

  看着红彤彤的钞票,沈岳眼睛发亮,暗想:“靠,我就这么一说,她还当真了。虽然老子宁可饿死也不拿不义之财,但现在靠陪女人喝酒来挣钱,应该也是靠勤劳致富了吧?”

  想到当前所住的那个狗窝,沈岳不再犹豫,在其他几个人的起哄中,拿起酒瓶吹了起来。

  “这洋酒真尼玛的难喝,马尿一样,还死贵。”

  喝完大半瓶洋酒后,沈岳刚皱了下眉头,柔姐就再次拿过一整瓶,砰地放在了他面前:“再喝。”

  沈岳笑了,目光从那叠钞票上扫过。

  这意思很明显,他可以再喝,但柔姐得再给钱。

  柔姐却眼睛一瞪:“怎么,没听到我说话?”

  哼,这娘们看来是不再给钱了。

  沈岳明白了,陪着笑的刚要说什么,却又忽然发出一声干呕,好像孕妇那样,抬手捂着嘴跑向洗手间时,顺手拿起了那叠钞票。

  不给钱的酒,再怎么好喝,沈岳也不稀罕。

  假装在卫生间内吐了半天,沈岳走出来时,却发现包厢内除了柔姐外,就只有不知道啥时候进来的薛姐了。

  而柔姐已经躺在了沙发上,脸色酡红,半张着小嘴好像喝了农药那样,嘴里还一个劲的喃喃:“世上的好男人,都特么死光了吗?”

  沈岳明白了。

  和柔姐一起来的那俩娘们,已经出去潇洒了,她却喝醉了。

  薛姐看了他一眼,说:“小子,把柔姐带走吧。给我记住,千万要伺候好了她,别尼玛给我惹事。不然,你死定了。”

  沈岳茫然:“我带她走?带哪儿去?怎么伺候她?”

  “草,你还真是新来的。”

  薛姐不耐烦的骂道:“柔姐已经点你出台了,今晚你就是她的人。你爱把她带着哪儿去,就带哪儿去。想怎么玩儿,就怎么玩,只要别出事就好。喏,拿着,找家最好的酒店。”

  她说着,拿出一叠钞票摔在了桌子上,又骂:“傻愣着干嘛呢?和个呆比似的。赶紧的滚,外面还有客人等着来包厢呢。”
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
《我的红颜祸水》已出全文


如想免费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简书文学 回复:《我的红颜祸水》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《我的红颜祸水》
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iaoniubtc.com/?id=9092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